【胖远】春日婚礼(《风筝》番外)

抱歉久等了!大逃猜惩罚文来了!副CP龙恒预警! @小小天文台 

对于所有角色的家庭背景描述全是虚构,跟现实毫无关联,只是为了契合本文的战争背景(环太平洋AU),如有不适我深表歉意。


“你好,”林高远拨通了今早第三个电话,“怎么还没到啊?”

春天的早晨依旧有些凉意,林高远裹着羊毛外套在基地门口跳脚,嘴里还在催着花店的人,心里已经盘算着拿到捧花后租的音响、桌椅、装饰也该到了,交代完布置,两位新郎应该差不多装扮好了,轮到他们这些伴郎好好倒饬倒饬自个儿。

这个婚礼来得有些突然,马龙宣布自己要结婚了而且新郎还是刘恒的时候,因着这二位的名气,退役转行科研的金牌骑士,和加入基...

最近看了篇同人,大概是其中有一个曾经作大死,重生之后虽然竭尽全力赎罪,另一方依旧碍于种种情愿放手,最新进展是阴差阳错下作大死那方真的快死了,临死前深情告白,大约由此二人能真正解开心结,走向圆满吧。

虽说中国人是这样描述深情的: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那文整个追下来我却觉得很疲倦,如果一段感情要靠生死才能成全,纵然他们是心甘情愿,看客如我也有些索然无味了。

我其实是个极其冷硬的人,自小被我妈指责软硬不吃,我这样的人,有什么决断大约是生死也无法动摇的。生死之外无大事,若是为了生死之外的事牵涉到生死,主动的则愚不可及,被动的——一个人、一段情要到你死才能柳暗花明,那还有什么意思呢。

我不喜欢强...

我的昆仑

瓶子化墨:

今晚的沙雕剧情和崩坏的人设是什么鬼,还我痴守万年万丈深情的沈巍和大荒山圣惊鸿一瞥的昆仑君啊😂😂😂😂

【胖远/哨向】碎光(三)

三 埋伏


郑培锋最近很有些心神不宁,他认为这都是他的新室友——是的,林高远成了他的室友——那狗血的爱情故事的错,就好像在追一部连续剧,找不到人一起看,连吐槽的地方都没有。

出于樊振东的“不死心”宣言给人留下的深刻印象,郑培锋以为那小子会对林高远穷追不舍,然而实际上,马龙把樊振东分派给了他负责,莲花基地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在切断了哨兵向导这层联系后,在日常繁重的任务压力下,樊振东和林高远能碰上面的情况屈指可数。

就连仅有的几次都显得尴尬、僵硬。

郑培锋私下里小心翼翼地询问过林高远对樊振东、对这整件事的看法,困惑伴随着问题的落下爬上那张脸,他看起来几乎是无所适从的,...

【胖远/哨向】碎光(二)

二 那个哨兵


这座莲花寺改建的军事基地,寺庙原本每一进间长长的阶梯就成了日常来回于山间的士兵最佳的训练场。

那天是很有些戏剧化的,大雨滂沱,士兵们披着雨衣在阶梯上做着日常晨训,三个普通人,十六个哨兵,两个向导,统共二十一个士兵无一发现那个人的存在,直到他推开了训练场的门。

昏沉的天光下,那个哨兵胸膛起伏着站在那里,抬头看着他们,血珠从他脸上大片的擦伤上冒出来,很快又被雨水冲刷开去,即便狼狈如此,那些伤口配合他仿佛下一秒就会暴起杀人的神情也足够狰狞了。

士兵们瞬间绷紧了精神,哨兵们的精神体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各个角落,所有人都紧盯着不速之客,除了不速之客本身,和在看清来人后转过...

【胖远/哨向】碎光(一)

其实就是记忆碎片整改重写了。

一 新成员

他们的军事基有个别称叫莲花基地,是一座叫莲花寺的寺庙改建的,坐落在半山腰上,一侧是巍峨高山,一侧是滔滔江水,守望着这条山脉构成的国界线。“有点磕碜。”这是郑培锋看到这座基地时第一个念头。
作为整座基地唯二的向导,郑培锋并没有感受到被供起来的愉悦,他觉得自己像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日常除了累成狗还是累成狗,甚至觉得用狗比喻都是委屈了狗。这狗日的日子。
这也就不难理解当林高远出现时他有多么感激涕零了。
林高远其人,男性向导,瘦高个儿的南方人(郑培锋:我感到很亲切),精神向导是一头黑色的豹子,和他时常露出傻笑的主人不同,黑豹是一头有大猫的威严的黑豹,轻易不会...

糊成这样也挡不住的甜滋滋!
cr テレビ東京卓球情報 ​​

近来又看到有加群的,索性宣一发,胖远631973805,请附上LOFTER ID(非名字),LOFTER有一定胖远相关度,即使是“喜欢”里有胖远的内容也可以,只要能让我看到。
@小小天文台 麻烦小台了(。•̀ᴗ-)✧

我其实挺怕看完全现实向的文,作为半个考据党,经常能找到错误,可又不好挑刺……
愁人(`_´)ゞ

【授权转载】【胖远/MV】真相是假 by @何苦相逢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0700949/?share_source=copy_link&ts=1521026102&share_medium=iphone&bbid=c2f0a5437d85880620027a6b25a1901d

“少年人善说谎话。”
˚‧º·(˚ ˃̣̣̥᷄⌓˂̣̣̥᷅ )‧º·˚

@熊兔窝 

我很反感外人用女性化的词汇调侃、甚至侮辱高远。

别误会,我觉得高远现在很好,用世俗的标准来看他是“娘”不是“娘”都不要紧,在我眼里林高远就只是林高远而已,我根本不会用“娘”这种思维去审视他,而他的友人们如果想要怎么跟他闹一下,那绝对是他的事与我无关。

我性别观念不太强,自我惯了,让我用因为是女孩子所以BALABALA因为是男孩子所以BALALBALA来约束人那是不可能的。某种程度上,我甚至可以说是热爱雌雄同体、跨越性别的存在,精神上的,甚至身体上的也没有问题,题外话,我还是个性转同人爱好者,天知道我有多想来篇性转又踟蹰不前。

那些人不同,有很多人是带着恶意去用那些形容的。轻蔑、恶毒、甚至...